目前炒的炙手可热的物联网,在无线传输技术已经越来越成熟的今天,为什么还是很少被应用呢?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传感器技术发展不到位。市面上的确存在有不少可以选择的微型传感器,但是这些微型传感器大多还是难以用到专业领域。精度问题,稳定性问题,价格问题,这些都亟待解决。同时,不同的行业往往都有自己的一套对传感器的规范要求,而这些规范中所要求的传感器往往功耗很大,并不适合制作成无线传感器。 要想真正进入到无线传感器网络的时代,我们必须要在微型传感器的研发制造上先取得突破,只有这样无线传感器网络才有可能被大规模应用,才有可能具有实际价值。 除了传感器技术,另外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供电问题。当我们把传感器由集中部署改变为分散式部署时,供电问题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现在的无线模块在功耗方面已经降得很低,但是因为传感器模块还没有微型化,因此我们还是会遇到供电问题。而且在实际应用时,对系统可靠性的要求较高,如果每个节点都配备大容量蓄电池和太阳能板,那么每个节点造价将大幅上升,也不切合实际。未来的无线充电技术和高效率太阳能板技术将会对无线传感器网络的大规模应用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深秋的匹兹堡又是好久没有写blog了。这学期一直在实验室忙来忙去,但也没有什么成果。学业其实很轻松,于是每天的生活简化为家和学校两点一线,时间长了,人也就跟着变得懒了起来。这次的匹兹堡之行因为要参加在那里举办的IASTED(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Development)会议,因为如果不去参会演讲则之前被会议接收的论文就不能被发表,所以这才成行。

幸运的是,我在匹兹堡的这几天天气奇好,温暖的秋日阳光和碧蓝洁净的天空让人心胸也变得开阔起来。现在已是深秋,街边、公园里的树叶染上了金灿灿的黄色,风一吹,叶子就零零散散的落了下来,发出清脆的“沙沙”声。停下脚步,周围的美景让我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

其实我对匹兹堡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那时刚从Megabus长途汽车上下来,背着登山时用的大包,茫然的望着一个陌生的城市。来美一年了,零零散散倒也去了美国不少城市,但是这次却是第一次一个人出发旅行。出发之前查了下google地图,发现从匹兹堡downtown的车站到我订的旅店要有50多分钟的路程。当时觉得50多分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走了20多分钟肩膀就被后面死沉的大包给压的生疼。从匹兹堡的市区往旅店的路是越走越荒凉,一下车周边还是高楼大厦,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破旧的公寓楼房。再走一段,就看到野生的浣熊从周围的草地上钻到了一个废弃的水管里。当时我就庆幸自己之前没有贪便宜订晚上11点的车票,不然要是有个黑兄弟在路上突然闪出管我借手机借钱的话....伴随着夕阳落下,我最终顺利走到了旅店,一路上都是破旧的建筑和小巷,算是我对匹兹堡的第一印象。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来去会场签到。进到会场,先到的人已经自觉地排了一个长队,一个个都是正装出席,唯独我是一身休闲装扮,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签完领取完材料后,我本打算老老实实听场报告,结果等了10多分钟被告知要推迟半个小时,于是直接闪人。出来会场后时间尚早,我就计划去周围转转。

一开始我的目的地卡内基梅隆博物馆其实就在匹兹堡大学的旁边,匹兹堡大学虽然不如卡内基梅隆大学那么有名,但是校区建筑却非常漂亮,配合着深秋的红叶和温暖的朝阳,则变得更加迷人。值得一提的是匹兹堡大学的Cathedral of Learning,是世界上第二高的教学楼。这座建于1921年的高达42层的教学楼,至今还在使用着。已经成为了匹兹堡的地标。

到了博物馆后发现周一闭馆,于是只好改变计划前往卡内基梅隆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的CS专业排名很靠前,很多研究成果位于全球前列。不过这个学校校园并不大,整个校园色彩比较单一,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漂亮。有趣的是在移动机器人实验室的楼下放着两个无线传感器节点,貌似是进行水分数据采集的,盒子上还印有一个大大的二维码,可惜估计是学校内网,我用手机扫描后没法访问这个网站。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简单转了一下后,就出了这个校园,出来后突然想到应该去学校的礼品店买一件纪念品T恤。于是准备掉头往回走,但就在这时,我发现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一栋非常漂亮的建筑物,很像是伊斯兰风情的宫殿。走近一看,发现原来是一座植物馆,叫做Phipps conservatory,回去查了下维基百科才知道,这又是一座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建筑物,始建于1893年。进到植物馆大厅,头顶是类似玻璃的结构,阳光从头顶的穹顶上洒下来。心情顿时大好,直接掏钱买票上楼开始一场计划外的植物馆之行。

这个植物馆除了有一般的植物温室以外,还有很多温室主题花园,这些主题花园都是围绕着一个特定主题来选择花卉和陪衬以及装饰物。例如去年新建的兰花馆,里面就都是由各种热带兰花组成,各种花卉的布置非常考究,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还有一个日本花园,和一般的温室花园不同,它建在室外。花园里面的枫叶已经被深秋所染红,开始凋谢,可能是深秋最后的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有那么一瞬间,你很难相信这个美丽的景色就在你的眼前,就在昨日心中印象还是破旧小县城的匹兹堡。

在植物园逛了大概有几个小时后就到了中午了。出来后便开始找吃的地方,路上经过了Schenley公园的Flagstaff Hill,整个山坡上出了一个练瑜伽的女子没有其他的人,公园里的树叶染上了金灿灿的黄色,风一吹,叶子就零零散散的落了下来,发出清脆的“沙沙”声。停下脚步,周围的美景让我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

之后我从公园再次回到卡内基梅隆大学,将整个学校的另外一半边逛了一遍。去Lulu's Noodle吃了午饭,到街旁的Caliban book shop买了一本书,就回到了旅店。开始准备明天的演讲和周五的考试。

第三天的主要任务是下午的演讲。上午我一直待在酒店准备演讲的PPT,因为这是第一次在学术会议上演讲,而且是要用英文演讲,所以要多花些时间和精力准备充分些。下午3点我前往了会场,3点半演讲正式开始。来美一年掐指算来也已经上台讲过6次,对英文演讲已经不在陌生。这次上台演讲因为准备充分,最后讲的也很不错。在接到组委会在演讲完毕递给我的证明后,我这次行程的最重要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第四天一早我就办了退房手续,背着大包前往卡内基梅隆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分为自然历史和艺术两个部分,因为时间有限,我就只逛了我最喜欢的自然历史部分。整个博物馆一共有三层,第一层主要是史前生物和地质矿石的展示,这些在之前去华盛顿DC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已经看过一遍了,草草掠过。第二层是美洲动物的标本,里面从棕熊到麝鼠再到海象海狮,各种动物应有尽有。同时每个标本展示框大多还都布置好相应的自然环境,非常好看。第三层有个个人收藏的展品室,里面摆了一架子的两栖爬行动物标本,青蛙蝾螈和各种蛇类乌龟都泡在一个个罐子里,初看有点吓人。博物馆里面除了我,还有一大群美国的初高中学生,貌似是来这里参观学习的。这些学生都是二十几个一组,由一个老师带队,然后由博物馆的相关人员对展品做讲解。除了这些学生,还有4、5岁的小孩子在博物馆的幼儿区,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照顾讲解。联想到上次去DC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也是有很多学生拿着作业在博物馆参观,不由感叹,美国的私立学校的基础教育质量确实不错。

除了博物馆后我找到公交车,从博物馆直接坐到了downtown的长途汽车站。途中遇到了看我只有整钱没有零钱,于是帮我等人找钱的好心的司机。怕我下车后找不到长途汽车站,于是亲自带我到长途汽车站的美女Debra。

之后的故事就简单了,在经过了长途汽车,地铁,校车各种交通工具转换后,我最后从学校的停车场开车回到了家。结束了这次愉快的匹兹堡之行。

看完这部电影,感慨良多。这是一部关于成长的电影,当自己成长起来的时候,也就失去了原有的童真。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得到许多,也会失去许多。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美国读研,8年的时间,让我从一个孩子,渐渐成长为一个成年人。在这8年里,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有的时候静下心来想想自己走过的路,我会觉得这段路真的很漫长。和Kiki一样,在自己不断往前奔跑的时候,丢掉了一些人,抛掉了许多暖色晨曦。

魔女kiki和我一样,都是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去生活。离开自己的家,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自然会遇到各种困难。当我们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那样一帆风顺,我们会像Kiki那样遇到很多困难,遇到很多挫折。但是,只要坚持,只要努力,我们也总会越过那些坎。

从来美国到现在,已经过了8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也遇到很多不顺,有的时候很困惑,感觉就像是和kiki一样,原先拿手的东西突然不好用了,就像魔力消失了一样。

后来我发现,其实魔力并没有消失,只是之前没有足够的努力,没有完全适应这边的生活。现在我已经慢慢适应了独自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小心翼翼,一点点细心的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

谁都有事情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这个时候干着急是没有用的。在重新获得灵感之前,我可能要休息一下。

希望自己多一点点勇敢与坚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非常喜欢这部电影。

以上是对最近5个月没有写新日志,没有新作品的解释。

p最近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努力的不够的原因。给我一些时间调整。/p

走了一年了,我还是经常会梦到你。不敢去想一年以前的今天,那一刻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那段记忆不是灰色的,却并不鲜活,一切都像是在梦里,但那又不是梦。

我不信耶稣,因为在那段时光里,我祈祷了太多次,太多次,但奇迹没有发生。一切都如同预定好的那样,迅速的发生,迅速的结束。而我,就像是被命运所支配的一个木偶,自己置身于剧中,却除了祈祷,无能为力。

其实从前几年开始,我心里就开始有种恐惧,有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你走了,我怎么办,那时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天真的以为这个场景离我还很遥远,但是,就在那一刻,我所想象的一切都突然排山倒海一般的扑到了我的面前,我还没来得及去确认,这一幕幕场景就已经变成了回忆。

小的时候,我记得晚上关了灯和你在一起,你说:"要是奶奶有一天没了,你该怎么办"。我说:“奶奶你还能活好长时间呢!”。其实,那晚后来我悄悄地哭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走了对我意味着什么。

每个假期,我都要去你那里去住。我管那里叫“奶奶家”,是因为我和你比较亲。直到现在,我还偶尔会把爷爷家说成是奶奶家,尽管你已经不在。

记得假期里,我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在每天早晨醒来后,盯着从客厅撒进卧室的一缕阳光,听着你和爷爷聊天。你们总是以为我还在睡觉,以为我听不见。有的时候,我做了恶梦,醒来之后,一听到你和爷爷的对话,顿时就觉得自己能活在美好的现实中,真好。奶奶家,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家,更像是一个心灵的港湾。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在了。我心灵的家,已经消失了。

于是,我只能被迫长大,变得成熟,从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孩子,从那一刻起,我就再也不怕任何冒险,不怕任何困境,再大的风浪,也没法打垮我。我知道,你不可能陪伴我走过一生,既然改变不了现实,那么我只有接受,只有去改变自己。

现在我在美国,一切都好。你的遗愿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我会实现它。